www.yzc366.com_yzc366亚洲城_亚洲城官网|欢迎您

www.yzc366.com成为玩家们享受游戏的欢乐之地,yzc366亚洲城为国内竞技游戏的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,“亚洲城官网”专门经营网上娱乐业务、拥有丰富的营运经验,享受最好玩的游戏体验尽在这里。

歌词鉴赏,全文及赏析_韩淲

2019-05-03 01:26 来源:未知

鹧鸪天

韩淲《鹧鸪天·兰溪舟中》原词、注释、翻译、赏析

●鹧鸪天·兰溪舟中

  兰溪舟中  


韩淲

  韩淲  

【原文】:

鹧鸪天·兰溪舟中

韩淲


雨湿西八字面烟。一巾华发上溪船。帆迎山色来还去,橹破滩一痕散复圆。

寻浊酒,试吟篇。避人鸥鹭更翩翩。5更犹作大梁梦,睡觉方知过眼下。

雨湿DongFeng水面烟。

  雨湿南八字面烟。一巾华发上溪船。帆迎山色来还去,橹破滩痕散复圆。寻浊酒,试吟篇。避人鸥鹭更翩翩。5更犹作金陵梦,睡觉方知过日前。

【注释】

一巾华发上溪船。

  韩淲词多写闲情明锐,《鹧鸪天·兰溪舟中》便是以安静淡静之笔,写出了闲情朗境之趣。可谓是韩淲的本来面目之作。

壹滩痕:滩上水纹。

帆迎山色来还去,橹破滩痕散复圆。

  兰溪在四川正中,那首词是作者沿兰溪赴顺德在舟中写的。上片重视写舟行之景,下片器重抒泛舟之情。

【翻译】:

寻浊酒,试吟篇。

  首句“雨湿东风水面烟”显著地是写背景。一个“湿”字,把雨清劲风都写活了,给人以清新之感;“烟”之上贯以“水面”,更呈模糊之美。在这样壹幅清淡幽雅的画面上,稳步消融一个凸起的人物形象:“1巾华发上溪船”。那句不仅写出词人的扮相与年纪,更主要的是以轻柔的调子传达出诗人“一枕暑风外,事事且随缘”的自然风貌。那开篇两句是以局旁人的角度来作客观的记载。接着下两句则换三个角度,──诗人在舟中向外望所见的山山水水:“帆迎山色来还去,橹破滩痕散复圆”,那是一贯传诵的名句。不仅因为它对仗整齐,而且因为它形象鲜活。不直写舟在走路,而是通过人在舟中所见的山水变化来展现舟在轻快疾驶。那正是别具一格之处。“帆迎山色来还去”中3个“迎”字,颇有拟人之态,三个“还”字,写出舟行之速。袁枚在《渡江烈风》中写:“金焦知客到,出郭远相迎”,敦煌曲子词《浣溪沙》中写:“满眼风浪多闪灼,看山恰似走来迎。子细看山山不动,是船行。”颇有不期而同之妙。“橹破滩痕散复圆”中一“破”字,写出舟行连忙,遏浪向前之气势。1“复”字,写出了景况交替的风景幻变。仰见山色,俯视波痕,俯仰之间,十来佳句,看似轻巧,实则来自小说家对事物的绵密观看,也出自锤词炼句、通晓语言的本事。那两句就成了光照全篇的为主。

冬至打湿了秋风,水面泛起阵阵雾气,小编纶巾束发登上溪边的船舶,山中景观扑面而来就像是是木造船迎着而去,桨橹划破水面波痕,4散开去难以汇集,寻找着拿出酒来,尝试着吟诵文章,远处受惊的鸥鹭姿态翩翩,1觉梦好,郑城佳事,5更犹未起,梦醒时分才清楚刚过金陵。

避人鸥鹭更翩翩。

  过片四个3字句“寻浊酒,试吟篇”,运笔灵巧,一“寻”1“试”,表明出诗人那安闲自在的洒脱不羁风姿,也透过那行动的描摹来公布了小说家寄情山水的心怀。假若联系起他的《贺新郎》1词来合计,就简单精通,诗人实在也为国土破碎而满怀忧愤,惟有理想难酬,无奈诗酒自娱而已。在此,词人不愿再多吐露心曲,而却插入一句“避人鸥鹭更翩翩。”那就好像是景语,写这么些地点日常人迹罕到,鸥鹭为家,此刻船行惊鸟,才飞舞翩翩,可知荒野寂静得有些吓人,实际上曲折地显示了我内心的孤寂。他在《贺新郎》里“空自笑,听鸡舞”,“割舍了,对君举”等语,不正是他心灵由愤懑而寂寞的浮现吗?不过,韩淲依旧韩,同是写到梦,他不象辛幼安的“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”,也不象陆务观的“夜阑卧听风吹雨,铁马冰河入梦来”,而他,在最终却以“伍更犹作大梁梦,睡觉方知过日前”,轻轻一笔,把心里的涛澜淡化了。浊酒浇愁也好,吟篇抒愤也罢,反正冀州梦醒,旅程也就终止了,仍然“随缘”吧,一切都又那么安静淡静!那多亏韩淲词的秉性。(何瑞澄)

【赏析】:

5更犹作荆州梦,睡觉方知过目前。

韩淲词多写闲情福克斯,《鹧鸪天·兰溪舟中》即是以安静淡静之笔,写出了闲情帕萨特之趣。可谓是韩淲的面目之作。

韩淲词作者观赏

兰溪在广东中央,那首词是作者沿兰溪赴彭城在舟中写的。上片注重写舟行之景,下片重视抒泛舟之情。

此词题“兰溪舟中”。兰溪今称兰江,是柳江上游一段干流之名。再往下,依次称桐江、富春江、格尔木河,流经科伦坡入海。那条河流山水清绝,自古深入人心。那是首山水词。朗诵那首词,毫不知觉中将人引导了空江中雨境界。朦胧的江面,朦胧的细雨,还有隐隐的风物。诗人之心,融入于宇宙之中。读者之心,又何须不是那般啊?山水在词中,全然不是羁旅引役的背景,而是自具自足的境地。视线无妨再推广些。诗人境界,从理念的深院绣阕,歌舞楼榭,推向美好的自然界,便焕发出人与自然融入的神理。山水词不多有。那确确实实是韩淲词的帮助和益处。

首句“雨湿东风水面烟”明显地是写背景。二个“湿”字,把雨和风都写活了,给人以清新之感;“烟”之上贯以“水面”,更呈模糊之美。在这么壹幅清淡幽雅的画面上,慢慢溶入二个崛起的人物形象:“1巾华发上溪船”。这句不仅写出诗人的装束与年龄,更首要的是以轻柔的调头传达出诗人“一枕暑风外,事事且随缘”的浪漫风貌。那开篇两句是以局别人的角度来作客观的记载。接着下两句则换三个角度,──词人在舟中向外望所见的风光:“帆迎山色来还去,橹破滩痕散复圆”,那是一直传诵的名句。不仅因为它对仗整齐,而且因为它形象鲜活。不直写舟在走动,而是通过人在舟中所见的景象变化来突显舟在轻快疾驶。那便是标新立异之处。“帆迎山色来还去”中1个“迎”字,颇有拟人之态,3个“还”字,写出舟行之速。袁枚在《渡江大风》中写:“金焦知客到,出郭远相迎”,敦煌曲子词《浣溪沙》中写:“满眼风云多闪灼,看山恰似走来迎。子细看山山不动,是船行。”颇有不期而同之妙。“橹破滩痕散复圆”中一“破”字,写出舟行快速,遏浪向前之气势。一“复”字,写出了事态交替的光景幻变。仰见山色,俯视波痕,俯仰之间,十来佳句,看似轻易,实则来自小说家对事物的鬼斧神工观测,也出自锤词炼句、明白语言的本领。那两句就成了光照全篇的主干。

“雨湿东风水面烟。”开篇便引人入于胜境。细雨湿秋风,溪面一片烟。好壹幅泼墨空江烟雨图。“1巾华发上溪船。”次句写出团结登舟情景。1巾华发,可知诗人此时已届老年。证以戴复古诗句“雅志不相同俗,休官二拾年”,又可见诗人此时已过隐居生活,其襟抱洒然尘外,对自然界之体会,自十分亲切。上溪船3字,下得兴致盎然。于是,读者就好像也随了诗人登舟溪行。“帆迎山色来还去,橹破滩痕散复圆。”此一联,极写乘舟风行水上饱看山色水容的美感逸趣。

过片三个3字句“寻浊酒,试吟篇”,运笔灵巧,一“寻”一“试”,表明出词人那自由自在的落落大方风姿,也通过那行动的描写来抒发了作家寄情山水的心怀。假诺联系起他的《贺新郎》1词来合计,就简单明白,诗人实在也为土地破碎而满怀忧愤,唯有理想难酬,无奈诗酒自娱而已。在此,诗人不愿再多吐露心曲,而却插入一句“避人鸥鹭更翩翩。”那就像是景语,写那个地点日常人迹罕到,鸥鹭为家,此刻船行惊鸟,才飘动翩翩,可见荒野寂静得稍微吓人,实际上曲折地展现了作者内心的落寞。他在《贺新郎》里“空自笑,听鸡舞”,“割舍了,对君举”等语,不就是他心中由愤懑而寂寞的展现吗?不过,韩淲依旧韩,同是写到梦,他不象辛忠敏的“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”,也不象陆务观的“夜阑卧听风吹雨,铁马冰河入梦来”,而她,在终极却以“五更犹作益州梦,睡觉方知过日前”,轻轻单笔,把内心的巨浪淡化了。浊酒浇愁也好,吟篇抒愤也罢,反正明州梦醒,旅程也就得了了,如故“随缘”吧,一切都又那么冷静淡静!那正是韩淲词的本性。(何瑞澄)

上句写山色。帆迎,船迎往前去,是动态。山色来——还去,山1一迎面而来,又11掉臂而去,又是动态。动态写山,动中有动,别具情趣。此句与敦煌词《浣溪沙》“看山恰似走来迎”,有异口同声之妙。下句写水容。橹破滩痕散——复圆。滩痕即滩上水文。溪则有滩,滩则有纹,纹呈圆形。船夫过滩施橹,击散了圆圆的滩痕,船过处,滩痕又11复为圆形。此句写滩痕亦趣。自其破散以观之,则滩痕为动态。自其复圆以观之,则滩痕呈静态。静态写水,静中有动,又具理趣。与韩淲诗“江中春水波浪肥”(《四月二101壹二二十二日自宣城往广丰区舟行》),同壹逸趣。亲切的观测,实在浮现出诗人与宇宙的契合。

“寻浊酒,试吟篇。”舟中,诗人要来家常之酒,乘兴吟起诗篇。“避人鸥鹭更翩翩。”江上,鸥鹭翩翩飞翔,亦无拘无缚。此3句,写出人自得其乐,鸟亦兴高采烈,真有物笔者两忘之古意。“伍更犹作彭城梦,睡觉方知过眼下。”结笔二句,一气贯注。伍更舟中,梦里见到到了交州(马那瓜)。1觉睡醒,才知道郑城果然到了前边。结笔写顺流而下舟行之速,有趣得很。梦境与现境打成一片。此二句不禁令人联想起李太白《早发白帝城》:“两岸猿声啼不住,轻舟已过万重山。”

品味起来,又觉韩词婉而李诗豪,就好像又可看到唐诗宋词之广大异议。读此词,乐趣甚多。船到寿春,词也戛然收尾,留下了满幅的溪行馀韵。

TAG标签: www.yzc366.c
版权声明:本文由www.yzc366.com发布于诗词歌赋,转载请注明出处:歌词鉴赏,全文及赏析_韩淲